垂死的奴隶·米开朗基罗

Dying Slave, Michelangelo, 1513-1516,Marble, 2.28 meters, Louvre, Paris

垂死的奴隶,米开朗基罗,1513-1516年,大理石,2.28米,卢浮宫,巴黎

“文艺复兴三杰”和他们的作品,是我一直不太敢碰触的话题,因为他们太庞博、深厚,让我觉得无从入手。就拿今天的米开朗基罗来说,这神一般的男人,他只用短短五年时间完成的西斯廷天顶画,是我这一生期望能看到的神迹,真能到现场,我一定泪流满面,真能看过,我死而无憾。

西斯廷天顶画中的《创造亚当》,米开朗基罗描绘出生命进入一个精力充沛、年轻美丽的人体那一瞬间的情景。在今天这座《垂死的奴隶》身上,他选择的是生命正在消逝、身躯逐渐被无生命物的性质所支配的那一时刻。在这个从生活的奋斗中得到了最终松弛和解脱的临终一瞬间之中,在那种无力和顺从的姿势之中,有难以形容的美。

当我们站在巴黎卢浮宫的这座雕像面前时,我们很难把这个作品想象为一尊冰冷、无生命的塑像。它好像在我们面前移动,然而依然保持静止。在米开朗基罗的艺术奥秘中,有一个奥秘是一直受到赞美的,这就是不管他让人物的躯体在剧烈运动中怎样扭动和旋转,它们的轮廓总是保持着稳定、单纯和平静。其原因是:从一开始米开朗基罗总是试图把他的人物想象为隐藏在他所雕刻的大理石石块之中:他给自己确立的任务不过是把覆盖着人物形象的岩石去掉而已,这样,石块的简单形状就总是反映在雕像的轮廓线上,而且把轮廓线约束在清楚的设计中,不管人物形象怎样活动。[2]

这样一座雕像,原本是要献给教皇尤里乌斯二世的坟墓的,还有另外两件雕塑作品也是这个合同的一部分——《反抗的奴隶》和《摩西》。尤里乌斯二世的坟墓是米开朗基罗一生的梦想,也是他一生的遗憾。由于其他艺术家的嫉妒和挑拨离间,尤里乌斯二世一度放弃了这个计划。此后,该计划不断被推延,最终只剩下这三座雕像。

我们不能想象米开朗基罗想象中的这个计划真正实现后是什么样子,但是再回头想想他的西斯廷天顶画,想想他的《最后的审判》,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艺术,是永恒的存在。

  1. Dying Slave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2. 艺术的故事》 p 3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