烹蛋的老妇人·委拉斯贵支

An Old Woman Cooking Eggs, Diego Velazquez

1618年,布面油画,99 x 169 厘米,苏格兰国家美术馆,爱丁堡

这是西班牙画家委拉斯贵支在塞维利亚时期的一幅风俗画作品。用心观察,画中的用光和阴影效果与我们介绍过的卡拉瓦乔的作品非常类似。强烈的光源位于画面左侧,照亮画中老妇人的脸、衣服、烹蛋的炉子和一系列厨具。左边的小男孩由于背对光源,脸上虽被照亮,但是深色的衣服已经融入背景之中。

放大画面,仔细观察锅中的鸡蛋,我们不得不叹服画家出神入化的技巧:高温下的蛋清,因浓度不同,有的清澈透明,有的白皙透亮;蛋黄同样有其质感上的变化。锅上反射的光的处理同样令人赞叹。

着力刻画的,还有两个人物的手。我们可以通过它们的动作、形态,感受到这几只手的皮肤、触感和温度。

画面的整体用色虽然以暗色为主,但是画家仍然将它们调和得十分和谐。采取的椭圆式构图,让观者有亲近之感。

欣赏风俗画,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宗教故事和希腊神话,虽然画中人生活的年代已经距离我们500多年,但是我们还是能看到很多今天仍在身边发生的事情。

这幅画采取的卡拉瓦乔式的用光方式,称为:Chiaroscuro。一个意大利词汇,字面意义是“光明与黑暗”,在绘画上,就是说通过色调的强烈对比,强调出画面主题的不同体量和立体感。这种技法后来在雕塑和摄影中都有使用。 在卡拉瓦乔之前,这种方式就已经被采用,但是在卡拉瓦乔身上得到发扬光大,并延伸出一个新的专有词汇——tenebrism(有译为紫金色黑暗派)。

多说几句:

委拉斯贵支的这幅画,拥有着摄影照片般的精确,然而摄影照片却很难有这幅画所体现的质感。贡布里希在《艺术的故事》中提出:艺术和艺术家的发展,都是围绕着“seeing & knowing”螺旋上升和前进的。Seeing,所见,见到的是客观;knowing,所知,知道的是主观。如果对比绘画和摄影,摄影更像是seeing,绘画是knowing。随着技术发展,Seeing的手段越来越多样化,成本更低,操作更容易;而knowing则需要艺术家一方面掌握seeing的角度,还要具备相当的技巧和能力,才能把自己的knowing表现出来。也正因为绘画方式可以让艺术家选择表现哪些自己的knowing,他可以忽略不重要的细节,以线条、光影、质感、色彩、构图等手段强调画面的主题,让观者看到他希望观者们看到的东西。在这方面,摄影有着天然的不足。

看到梵高的那副《阿尔勒的卧室》真迹时,我完全倾倒于其强烈的表现力,虽然是小小一幅画,但是我能感受到那些家具的斑驳、地板上岁月雕蚀的痕迹、那些衣服的褶皱,还有空气在房间里的弥漫,甚至可以感觉到空间里的尘埃与味道。这些东西,如果要求一幅摄影作品做到,似乎太难了。

  1. An Old Woman Cooking Eggs – Google Art Project 
  2. Old Woman Cooking Eggs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3. Genre works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4. Tenebrism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One thought on “烹蛋的老妇人·委拉斯贵支

  1. Pingback: 阿尔勒的卧室·梵高 | 一天一件艺术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