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蒸气和速度——大西部铁路·透纳

Rain, Steam and Speed – The Great Western Railway,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Short for J. M. W. Turner), 1844, Oil on Canvas, 91 x 121.8 cm,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雨,蒸气和速度——大西部铁路,透纳,1844年,布面油画,91 x 121.8厘米,国家画廊,伦敦

蓝天之下,雨雾和蒸气交织成一片金黄色的光辉,近景中,浓墨重彩画出了一座宏伟的铁路桥。桥上,从远处疾驰而来一列火车,车头冒着黑烟,好像能看到火车司炉向蒸气锅炉中扬铲添煤的样子,还有从锅炉进煤口迸发出来的火。它的速度更让我们的嗓子被呛人的烟尘侵袭。我们还能看到后面各节车厢的窗口中透出的光,这光也许来自车灯,也许来自外面的自然光,但这并不重要,仿佛一瞬间,这些光,连带着现在暂时隐藏在雨雾中的列车后段一起,从观者身边轰鸣着擦身而过。

画面中间是一片水岸,岸上隐隐可以看到几对男女,他们似乎是在指点桥上的火车。后面是一个山丘,山丘上有一片树林。树林左侧,是另一座高架桥。在高架桥下面的水中,一只小船漂在水中,船上的人似乎也望向火车,与岸上人的动作形成呼应。

然而,看透纳的画,这些景物并非最吸引观者之物,真正让观者为之倾醉迷倒的,是他的光,“是光的盛筵,是一场盛大的狂欢,其中的力量令人迷醉;自然与精神在这里合为了一体。透纳仿佛将整个世界撕成碎片又把它们撒向金色的太阳,让这些碎片在阳光下燃烧,灿烂的云朵、闪亮的湖泊、石头与泥土都变成光的天堂。[1]

透纳后期的作品,光线在其中占据了如此重要的主宰,一切都融于一片光辉之中。在他这些作品里,浪漫派的诗性也在此第一次找到了它完美的形象。

之前曾经介绍过康斯特布尔和他的作品《干草车》,康斯特布尔可算是透纳的竞争对手,他曾这样评价透纳晚期的作品:“好像用染了色的蒸汽画成”。

 

  1. 温迪嬷嬷讲述绘画的故事》 p 26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