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一体 by 里贝拉

Holy Trinity, Jose de Ribera, 1635-1636, Oil on Canvas, 226 x181 cm, Prado, Madrid.

圣三位一体,何塞·德·里贝拉,1635-1636年,布面油画,226 x 181厘米,普拉多,马德里

老人一脸胡须,这让他看起来既像一个祖先,又像有智慧的老人。他支撑着自己的儿子慢慢倒下的身体。在他们之间有一只鸽子,张开着它几乎透明的翅膀。

那鸟儿的双翼瑟瑟作响,你可以听到掺杂其中的最后一声叹息。鸟儿的现身让这声叹息仿佛一次延长的呼吸过程,但那只不过是一种暗示,一个正在被提出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回复,适合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又或者还没有到来。圣父准备把荆冠慢慢移下,它已经消失在黑暗中。圣父摸索着荆冠,感受着上面每根尖刺。鸽子在他面前盘旋,这是他无尽视野的体现,不可见的言词因此落到实处。鸽子创造出无言的对话,她从血红袍子的开口处显现,仿佛是从大地的裂缝中飞出。鸽子背后是无尽深渊。鸟儿代表交汇点,位于画面中心,在红色旁边,那红色展现了超越生死的力量。

画作展现出光明与黑暗的分界,身体和灵性的分界,以及由此及彼的路径。基督在十字架之死、被放置于坟墓中,这些故事人尽皆知;画作没有再次讲述它们。大大的裹尸布,被小天使们扛在肩上,是此前故事所有阶段的总和,且已超越这些阶段;裹尸布上暴露的身体无法遏制礼拜仪式上所有的关注。【The large shroud, borne by cherubs, sums up the stages of the story and transcends them, exposing this body that it could not contain to the full glare of the liturgy. 译者注:此句存疑,哪位高人能给解释解释红字部分的含义?其中 it could not… it 指谁?是body?还是shroud?如果是body,为什么不能contain?事先作揖谢过!】

里贝拉笔下的天使,有真实小孩子圆嘟嘟的脸庞和细密的头发。但画家让他们保持肃穆,从黑暗中出现,而且他们也无法完全从中逃脱。他们的负担很重:基督的双臂张开,似乎充满惊愕。几股血和水的细流从他身体一侧的伤口流出。伤口柔化的红色色调在袍子上再次出现,向着紫色和黑色的阴影升腾,此后将会抵达高高在上的光。

时间连接起两个男人的脸。在外套的皱褶和他们色调相似的血肉之间,鸽子悬停不动,等待。这幅画会让信徒和非信徒在她前面停留,陷于一刻的祈祷或是冥思。飞着的鸟儿不会消失。高高在上的,是永恒的荣耀,散发着火焰般的金光。

三位一体的图像常常要出现鸟儿,用来代表圣灵,画家遵守了这条规则,但是简化了笔法,鸽子看起来跟最常见的麻雀一样自然。它的自然并未收到自身重要性的影响。这与人物链接在一起的母题,很容易变成对画作主题的简单化说明,很多其他画作皆如此。但里贝拉超越了公认做法,他明确描绘出身体和灵性之间的重大联系,在圣灵和圣子身体之间的重大联系。画作展现出造物主如何改变血肉之形,以此恢复了符号的意义。

死亡的重量不能解释基督在画中的姿势,也不能用天使或是上帝的支撑解释,更不是出于优雅构图的需要,尽管他十分引人注目。背弃与权威的组合,场景的范围和脆弱的平衡,把这些维系在一起的,很简单,就是鸟儿的外形。在人和鸟之间,有一种基本的和谐。在创世纪时,气息行过水面,形成一种生命,并赋予基督恩典。

基督的双臂从未真正离开十字架,它们略呈圆形,保持略微升高的姿势。基督似乎睡着了,又似乎在跳舞,他有翅膀。上帝之道召唤他来到圣父身边。他的翅膀已经打开。他是一只降落的鸟,一只飞翔的鸟。世界的开始和终结在这里相遇。人和鸟在这里合而为一。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