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叫·蒙克

 

 

The Scream, Edvard Munch, 1893, Oil, tempera, and pastel on cardboard, 91 x 73.5 cm, National Gallery, Oslo, Norway

嚎叫,爱德华·蒙克,1893年,油画、蛋彩画、蜡笔,91 x 73.5厘米,国家美术馆,奥斯陆,挪威

“我和两个朋友走过一条栈桥,太阳西下,那感觉就像忧郁的叹息。突然天空变成血红色,我停下,精疲力尽地靠着桥栏,我看见燃烧的天空,就像献血,像横跨在峡湾和小镇天空上的利剑,我的朋友继续前行,我站在原地痛苦地发抖,我感到一声刺破大自然的尖叫。”

1893年,一生中患有10种以上精神疾病的蒙克,终生对女性充满困惑、几乎一夜之前失去所有爱人的蒙克,母亲和四个兄弟姐妹先后凄惨离世的蒙克,遭受保守媒体长达数十年咒骂和攻击的蒙克,他以自己所能体验的最深切的苦痛,留下这幅杰作。当有人抨击这幅画是“精神病院里流出的垃圾”时,蒙克用铅笔在画中的太阳上写下:“只有疯子才能画出来!”[1]

所有的线条似乎都趋向唯一的中心——那个高声呼喊的头部。仿佛全部的风景都分担着尖叫的痛苦和刺激。[2]

这幅画与雕塑《行走的人》、绘画《苦艾酒》一样,是都市人现代病的症状表现。我们远离故土,远离自然,我们被各种媒介轰炸,告诉我们需要什么——杨德昌曾在电影《麻将》之中借一个小混混之后说:“其实人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给他们什么,他们就以为自己想要什么。”环顾四周,充斥着各种语言暴力,地铁里的培训机构广告告诉你:“要么学3G开发,要么后悔下半辈子。”看到这样的广告,怎能不让人想要尖叫?尤其是当我们发现,这些东西都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都是指望我们解决他们的问题的时候,怎能不让人想要尖叫?

不过,人,生而孤独。如果尖叫之后,生活能稍微变好一阵子,那就还是尖叫几声吧。

  1. 《视觉·Lens》 2012.7 p 160
  2. 艺术的故事》 p 564
  3.  The Scream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