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baby

我们没有启蒙运动,没有文艺复兴,过去曾经有“文化大革命”,现在有伟大的防火墙。

当洛克、卢梭、龙格们将孩子视为社会的希望时,我们是怎么对待中国的孩子?

几天前,贵州毕节四名留守儿童自杀身亡。

四年前,小悦悦事件发生。(竟然已近过去四年了,我从来不敢看那段视频,只是阅读《野心时代》中的文字记录已经让人心痛难忍。)

2008年5.12,倒塌了多少校舍,多少孩子被压在废墟中变成冤魂,到现在依旧说不清楚。

2006年,有一部纪录片《南京路》,讲述了上海南京路上拾荒者的生活,其中就有几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其中一个在镜头前满脸笑容地讲述自己的身世,但是说到离家出走的母亲已经在同一个城市开始新生活而从不曾看过自己的时候,他的目光移向了别处。

21年前克拉玛依那场火灾,说出“让领导先走”的人,你们永远成为人类的耻辱。

炎炎夏日或是大雨倾盆之中,领导们坐在主席台上,观看孩子们在露天汇报演出的镜头,一次又一次上演。

够了吧?

说真的,周云蓬这首《中国孩子》,我希望我们永远不要再为它提供新的素材,我希望以后再也不会被大家在某次灾难后唱起,但我也希望,我们永远铭记其中的歌词,铭记那些孩子,铭记对孩子犯下罪行的人们,铭记胡适说过的那句话:“你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需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 ”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