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控制过去?谁想控制未来?

 

前两天,有位朋友针对《艺之旅的两个“为什么?”》一文在后台留言,认为文革“虽然期间毁坏了中华传统文化大量的瑰宝,甚至扭曲了一代人的人格,但这并不影响一个伟大的民族继续前行,至少我可以看到现今中国,城市建设的现代化水平普遍很高,很大部分人英语水平很高甚至出国留学交流过,等等等等,这些其实就是中华民族性中的一种坚韧与好学。我们要自我反思,但万万不可断然自我否定。”

虽然艺术君很不喜欢为自己辩解,也从不觉得是在“自我否定”,但还是想简单说两句,因为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和很多批评、不满现状的人一样,艺术君之所以说这么些,正是因为感到心痛感到遗憾。住在北京,艺术君从来不敢看那些有关拆除建筑的新闻,特别是北京的胡同。王军先生有本书,叫《城记》,记录北京这些年来的变化和破坏。艺术君知道有这样一本书的存在,也一直对王军先生持有敬意,但从来不敢去找来看。太痛。

北京正是现在这个老大国家不遗余力破坏传统的代表,特别是以前门地区为“典范”,神州大地有太多拆掉原来老建筑,在旧址上重新盖起所谓“原汁原味”的仿古建筑的恶劣案例,几百年的人气就此断绝无息。可悲的是,即便如此,这些地方依旧游人如织,络绎不绝。

  • 城市的现代化建设一定要以破坏过去为基础吗?
  • 英语水平、出国留学能否决定一个人的人文素质?
  • 上述两者是否能决定一个民族、一种文化在世界上、在地球村里的价值?

这位朋友坦承“谈及文革,我年纪尚轻。说实话没有切身体会,只能从书籍资讯中略知一二”。

我想这也不能怪他,原因为什么,大家都懂。

至于文革的破坏,中华民族付出的代价,绝不仅仅是一代人的人格。文革发生之时,是老中青几代人同时承受。当时的老年和中年人如今很多已经湮没了,当时的青年人,他们在性格中受到的负面影响,还在一代代往下流传。就像那些严重污染的化工厂,排出的重金属毒素,被河流中的水草泥土吸收,被鱼虾螃蟹吞噬,被人类禽类捕食,被我们吸收,又通过脐带传递到婴儿的身体里。

其流毒百年之内能否洗清?现在看,我持悲观态度,为什么?

英国作家奥威尔在他的政治寓言小说《一九八四年》中借人物之口说:

谁能控制过去,谁就能控制未来;谁能控制现在,谁就能控制过去。

一切都消失在雾霭之中了。过去被抹去了,而抹去本身又被忘掉了,谎言遂变成了真理。

凡是与当前需要不符合的任何新闻或任何观点,都被禁止保留在记录上。全部历史就像一张根据需要不断刮干净重写的羊皮纸。

那么,我们不仅要问:

  • 谁在控制过去和现在?
  • 谁想控制未来?
  •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
  • 又有哪些是伪造成真理的谎言?
  • 我们该怎么做来识别这些谎言?

奥威尔这几句话,在《口述历史下的老舍之死》的“导言”部分也有引用,书中还给出这样一组简单的数据:

1966年,在“破四旧”最高潮的8月下旬到9月底的40天时间里,仅北京市就有1700多人被打死,33600多户被抄家,84000多名所谓“五类分子”被赶出北京。作家老舍便是这些受难者中的一员。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艺术君主导策划的“艺之旅”正在开放报名中,名额有限,感兴趣的艺友请抓紧时间,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