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初

今天来说说前天提过、昨天也说了的那幅画——德国浪漫主义画家菲利普·奥托·龙格的《胡尔森贝克家的孩子们》,此画原作现存德国汉堡美术馆。

画中有三个孩子,最右边的是大姐玛丽,二弟奥古斯都在中间,左边婴儿车里是最小的弗里德里希。最大的玛丽也就四五岁的样子,弗里德里希的婴儿车有个手柄,拖在她和奥古斯都的手里。虽然年纪不大,玛丽表现出一个大姐姐应有的责任心,眼睛望着最小的弟弟,同时伸出右手,似乎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同时又像是在庇护奥古斯都。身着蕾丝和类似工装裤的二弟,跟所有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一样,喜欢打打杀杀,左手挥舞着鞭子,这架势让人想起艺术君小时候常玩儿的“骑马打仗”。整个画面的视线也和他的双眼齐平。胖嘟嘟的弗里德里希和小哥哥一样,都看着画面外的观者,那眼神中有天真,但又有某种凌厉。不知道这会不会让你想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你不敢跟弗里德里希这个年纪的小孩儿对视太久,似乎你才是没穿衣服的那一个,他已经看穿了你的一切。

画面左侧有三株向日葵,正好对应这三个孩子。最左边也是最高的那一株,相当于大姐,她们的脸扭向相同方向。最右边的一株转向右侧,二弟奥古斯都也在作势要向右边进发。两株稍大一些的向日葵,用自己的枝叶携扶着最小的一株,就像玛丽和奥古斯都牵引着婴儿车中的二弟。

整幅画中没有一个成年人,三个孩子占据主体位置,和他们一比,中景和远景的树和房子变成了《格列佛游记》里面的小人国,他们有如巨人一般,统摄着画面,令观者总有些不适,想要逃离。

美国思想家、文学家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1803年5月25日-1882年4月27日)说过:孩子的凝视“是未被征服的,当我们看他们的脸时,我们会感到不安。”

此画作于19世纪初,欧洲已经经历了启蒙运动的洗礼。在这之前,严格的天主教和加尔文教派的教义中,每个孩子呱呱坠地之时,身上就已经背负了“原罪”,所谓“人之初,性本恶”。对于孩子的教育,强调严格,强调纪律和服从。而启蒙运动正是对这种理念的反动。

约翰·洛克是启蒙时代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和自由主义者,他指出:刚刚出生的孩子哪里谈得上天生罪恶,他们正如一张白纸,心灵只是一片空白,他们的性格与习性,要靠负责任的教育来“填写”。洛克的看法,直接影响了法国思想家伏尔泰和卢梭,特别是卢梭,他相信“原生美德(Original Virtue)”,孩子的本性都是好的,只是社会的沦丧让他们变坏。这都体现在卢梭的著作《爱弥儿》里面。

因此,龙格这幅画,不仅仅是一幅人物肖像,而是某种令人高度激动的、对童年本身的赞美,艺术家将其理想化,使其达到具有幻想性的天真状态。龙格曾经描述过自己年轻时与大自然的紧密关联和感受,他觉得自己和上帝联系在了一起,但当自己长大之后,他眼中的景象逐渐变得无聊,失去魅力。在自己的笔记中,龙格写道:“为了至臻完美,我们必须全都回到童年”,“我们失去了和内在自我建立联系的能力,除非我们能再次找到原初时的丰富感受,或者再次回到童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Read more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