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丛中的圣母 by 马丁·施恩高尔

The Virgin of the Rose Bush, Martin Schongauer, 1473, Tempers on Wood, 201 x 115 cm, Church of Saint Martin, Colmar.

玫瑰花丛中的圣母,马丁·施恩高尔,1473年,木板蛋彩画,201 x 115 厘米,圣马丁教堂,科尔马,法国

一朵白色玫瑰已经开放。圣母玛利亚,穿红袍子,抱着孩子。来自远方的小天使们为她戴上一顶华贵的王冠,以示敬意,不过她没有注意。天使们举着王冠,停留在她上方,似乎她不愿意接受。天堂和永恒在等她。但是时间有耐心,而且玫瑰尚未凋谢。每个人物都在自己的空间里沉思,他们的心思在别处,眼望远方。玛利亚如同一个自己王国中的女王,在这幅包金的画作中登基,但仍保持谦卑不变——她的王宫不过就是一个小小花园。一朵玫瑰的枝叶在她背后的光环附近攀爬,她的袍子有些皱褶拖在地上,在细小枝叶中。不透明的天空下面,隐藏着一些花。

施恩高尔像金匠一般工作。他的笔触锋利,直入画面,创造出细节的形式。两个身体看起来几乎有些疲倦。玛利亚穿着一件冬天的大氅,毛里子随意弯折,但是圣子没穿衣服。圣母即没有用外套包裹他,也没有保护他不受其他威胁;盯着这幅画的礼拜者一定能认出来,上帝之子的身体永远脆弱。上帝之词已经演化为血和肉,会遭受饥寒折磨的血和肉,没有保护使其免受凡间苦痛,如同他身边周围的花一样鲜活、柔弱。

天空的蓝色以飞翔天使之形式,突显在画作中。他们轻柔地浮在空中,模仿云和空气的运动。一阵悦人的微风打破了画面的静寂,整个画作因他们的经过而颤动。圣子可能在聆听篱笆上的鸟鸣。我们可能一开始看不到这些小鸟,必须小心聆听,才能在树枝和尖利的刺之间发现它们棕色和粉色的羽毛。众多花朵形成一首祷歌,咏唱时间流逝、生命短暂——第一个花蕾、开放的花瓣、衰败的开始。那就是玛利亚看到的东西吗?空气中充满甜甜的花香,而美丽注定要死去。花朵告诉我们生命的故事,由生至死,常常马不停蹄。鸟儿就是它们的见证。

红玫瑰旁边,有一朵白色的画,这是肉体的颜色,是玛利亚的精心象征。她一身红衣,同样思考人类的命运。现在,她把平常穿的蓝色衣服放在一边,尽管那衣服有天空般的颜色。这天使停留的所在之外,不可能有和平。大地已被洪水淹没。她生出的圣子,抱在她怀中,将来注定要牺牲。这她知道,因为都已经写下来了。她只需要垂下眼睛,看那些证据,写在最微小的花瓣上。旁观者也会一直得到提醒,只要他们进入最普通的花园。看着上面有刺的枝叶,他们总会记得:玫瑰会丢失它们的无邪和纯洁,它们的美不再安全。

圣子周围发出金光。耶稣的金色卷发像阳光一样发光。但这是燃烧的光,将尖角铸造为十字架形状。基督的受难在他周围展现,未来的荆冠将会刺入他的血肉。

画作指向未来。圣子身旁、身下的亚麻布已经如裹尸布一般。红色玫瑰响应玛利亚的想法——她把这些花看做她的儿子流血的身体,还有她自己永远流血的心,还有死亡的力量,但那终将失败。她的袍子是天上女皇的袍子,属于不可分享的力量。在教堂中,礼拜者在这幅画前祈祷,会看到它像火焰一样,如同燃烧的灌木从。花朵就是火焰的舌头,没有什么能将其扑灭。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