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殿中,有欢愉的神、未来的王、肃穆的圣徒,还有激情四溢的女人

艺之旅行程第三天,艺术君带大家去巴杰罗博物馆。

巴杰罗博物馆中的“巴杰罗”,意大利原文为“Bargello”,对应拉丁文“bargillus”,是“城堡”之意。在中世纪时,一个城邦中会有一位军事统领,保证城邦在出现暴动时,可以维持和平和正义。在佛罗伦萨,这样的人常常从其他城邦雇佣而来,现在的巴杰罗博物馆,以前就是军事统领的办公室。后来,这里变成了警察总局和监狱,在主庭院中,还曾执行死刑。

如今的巴杰罗博物馆,是佛罗伦萨第二大博物馆,馆藏规模仅次于乌菲奇。如果说乌菲奇侧重绘画,那么雕塑无疑是巴杰罗的主角。

咱们从米神开始,一件件介绍下其中的主角。

米神的《酒神巴库斯》,这是他独立完成的第一件大型作品。

来个侧面:

看这个偷吃葡萄的小童,话说你到饮酒年龄了么?……

《布鲁图》半身像,这是米神创作的唯一一座半身雕像。

这位布鲁图的全名叫马尔库斯·尤利乌斯·布鲁图斯(拉丁语:Marcus Junius Brutus Caepio,前85年-前42年10月23日),又译布鲁图、布鲁特斯,是晚期罗马共和国的一名元老院议员。

他的母亲曾做过凯撒的情妇。在罗马帝国内战中,布鲁图斯曾与凯撒的对头庞培一起反抗凯撒,当庞培被凯撒击败后,布鲁图斯又转而投靠凯撒,凯撒宽恕并接纳了他,也对他信任至极。

后来,布鲁图斯参加了元老院共和派反对凯撒专制独裁的斗争,组织并参与了对凯撒的谋杀。史料记载:当时有23个人一起刺杀凯撒。据说:凯撒发现布鲁图斯也在其中后,曾有一句广为人知的遗言:“Et tu, Brute?”(还有你?布鲁图斯?)然后长袍遮面,不再抵抗(但此说可能不尽正确。详见Et tu, Brute?)。这句话也成为西方文学中表现背叛的经典描写。

暗杀结束后,布鲁图斯曾向罗马群众说明行刺的动机,他留下一句名言:“我爱凯撒,我更爱罗马”。此后,据说布鲁图斯是自杀身亡,在他死后,他的人头被割下,并扔到了凯撒的一尊雕像旁。

关于布鲁图斯的故事,艺术君之前推荐过 HBO 的美剧《罗马》,他在其中是主要人物,关于他和凯撒的恩怨,剧中有精彩表现。

米神这座半身像,当然是要表现他不惧强权、大义灭亲、反抗暴政的一面。

这里还有一件米神精美绝伦的环形浮雕《圣母怜子图》。

作品中展现出米神在构图上和造型上的天分,母亲和孩子之间的亲密情感,淋漓尽致,又不失宗教寓意。

下面,让我们看看自古罗马帝国之后,西方艺术家第一件独立的裸体雕塑——多纳泰罗的《大卫》。

柔弱的大卫,惹人怜惜的大卫,充满诗意的大卫。

多纳泰罗的大卫,在形象上追求人体体态肌理的真实感,并没有刻意强调大卫受人尊敬的英雄气概,突显精干甚至清瘦,而不是以挺拔英姿来震撼人心,大卫是人不是神。他面色光红,双目清秀,容貌俊美。他背离了传统的宗教形象。雕塑中具有创新性的大卫扭曲臀部的姿势,被称为“对称平衡站姿”。大卫的左手拿着投石皮带,右手是割下歌利亚头颅的利剑。大卫脚踩歌利亚的头盔和里面的头颅,站在桂冠之上。

歌利亚的头盔展现了多纳泰罗对浮雕的雕刻能力。多纳泰罗很可能学过金匠工艺,他尤其擅长在铜质雕像上塑造精美的细节,并打磨出高度光滑的表面。

这座《大卫》,也是文艺复兴时期第一座不需支撑的青铜雕塑。

也许,比起米开朗基罗,多纳泰罗才是巴杰罗的主角,因为这里还有他另外一件传世之作《圣乔治》。

贡布里希在《艺术的故事》中,这样讲述这件作品:

这是他较早的作品之一,是受武器制造者行会委托而作的,表现他们的保护圣徒圣乔治,预定放在佛罗伦萨的一座教堂(奥尔·圣米凯莱教堂[Or San Michele])外面的一个壁龛里。如果我们回想一下在那些巨大的主教堂外面的哥特式雕像,我们就认识到多纳太罗跟过去的决裂是多么彻底。那些哥特式雕像排成平静、庄重的队列静候在门廊旁边,看上去很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物。多那太罗的圣乔治稳稳地站在地面上,双脚坚定地踏着土地,仿佛已经下定决心寸土不让。他的脸毫无中世纪圣徒那种漠然、安详之美,而是生气勃勃、全神贯注。

巴杰罗中不仅有欢愉的神、未来的王、高贵庄严肃穆的圣徒,还有一个人,而且是个充满欲望和激情的女人。

这就是艺术君最爱的巴洛克雕刻大师贝尼尼最爱的女人——康丝妲。比起贝尼尼其他有关希腊众神、罗马教皇和主教的雕像,这是贝尼尼最个人的一件作品。

康丝妲是贝尼尼一位助手的妻子,贝尼尼疯狂地爱上了她。平常彬彬有礼的贝尼尼,甚至公开侮辱她的丈夫,以至于当时的教皇都要亲自介入,建议贝尼尼尽快找个另外的女人结婚。

这一段故事,建议大家去看BBC 纪录片《艺术的力量》中有关贝尼尼那一集。

贝尼尼要表现的,是人们说话时的神情。因为他觉得人们在说话前后最能流露出本性。

这幅康丝妲的雕像,头发披散,酥胸半露,似乎在呼唤贝尼尼:“来,用你的双手解开我的睡衣,点燃我的身体……”

咳咳,让艺术君去喝口水先……

当然啦,除了这几件,巴杰罗的精彩作品还多得是,比如温琴佐·杰米托的《钓鱼小童》:

詹波隆那的《建筑之象征》:

雕塑家鲁斯蒂奇(Giovanni Francesco Rustici)根据达芬奇的《安吉亚里战役(Anghiari Battle)》素描完成的雕塑:

达芬奇的原作已经遗失,下面是鲁本斯的摹本。

总而言之,在巴杰罗,有你想要知道的关于雕塑的一切。

如果你想让艺术君带你一起进入这座雕塑的圣殿,一起踏上艺之旅,那就点击这里赶紧报名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