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剜双目 vs 舍身饲父 : 卢浮宫大门之后的公正与虔敬

“你来问艺术”栏目开启后,艺术君在后台收到三张图片,这位同学说是从卢浮宫的大门之后的墙上拍下来的。今天就来说说它们的来历吧。

Viewer Discretion: 这三张图片有些重口,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未满18岁,请严肃考虑是否要看第三张……

第一张:自剜自目。

在古罗马皇帝提比略统治时期,有一位作家瓦勒里阿·马克西马斯,他喜欢收集历史小故事,编纂而成《轶事》一书,其中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

公元前七世纪,在意大利南部,有一个希腊的殖民城邦,叫埃皮塞非利,当地有一个领导人兼执法者,叫札留库斯(Zaleucus),也有译成:扎莱乌库斯。据说他编纂了希腊的第一部法典,该法典以条文严厉而闻名,但意大利以及西西里诸多希腊城邦都使用他。

札留库斯制订的刑法规定,一旦有人犯下通奸之罪,必须挖去双目。不想,一日,札留库斯自己的儿子就犯下了这样的罪行,而且必须父亲自己亲自审理。当地居民听闻之后,纷纷前来,希望看看父亲如何处理。

札留库斯当然有权力免除儿子的刑罚。但是从法律角度考虑:作为法律的制定者,自己怎么能不执行自己制订的律条?

从道理角度考虑:所谓“养不教父之过”,自己养出这样的儿子,却要儿子承担身体的痛苦,做父亲的责任何在?

从感情角度来说:可是一旦挖去儿子双目,那自己这个做父亲还有什么意思?而且也可以想见,按照当时的医学水平,如果真挖去两只眼睛,那儿子恐怕也就活不了几天了。

情、理、法,三重诘问。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思前想后,札留库斯做出了真正“艰难的决定”:他仍然坚持要挖去两只眼睛,只不过,其中一只是他儿子的,另一只是他自己的。

于情,这么做依旧感念了父子之情,儿子还是可以留下一只眼睛,还能生活。

于理,儿子却犯下通奸之罪,自己必然承担管教不严之罪责,更何况自己还是法律的制定者,理当罪加一等。

于法,通奸,当挖双目,依旧是挖两只眼睛,不曾少掉一只。

而且,札留库斯要自己动手,自己解决自己。

于是,就有了第一张照片中的雕塑。

你看札留库斯镇定自若,左手还放松地搭在自己的二郎腿上,大约刮骨疗毒的关二爷也就是这样了吧。

但是他表情中却露出悲苦。为何悲苦?除了身体和感情的双重痛苦之外,他是否也在担心儿子是否受得了这样的酷刑?剜儿子的一只眼睛,一定比自剜双目更痛苦吧?

甚至,他是否也意识到了严刑峻法的残酷?是否也体会到了曾经遭受刑罚之人的感受?

要知道,那个时候没有美剧《犯罪现场调查》中那么多高科技设备,没有《犯罪心理》那么多心理学专家,一件罪案出现,可不太容易查明事实真相。

当时有个规定,如果你打算指出某条法律的不足,想去元老院申述,那就必须自己在脖子上套上一根绳子,然后再去。如果你的申述理由得到元老院认可,还则罢了,如果被驳回,直接找棵树把你吊死。

说回札留库斯的故事,剩下这一部分,是第二张照片中的浮雕:

大概是受到父亲的“鼓励”吧,儿子也鼓起勇气,举起左手——我想,大约人到了这个时候,无路可走,父亲又做出那样的决定,儿子一方面是自责,一方面也是要从身体最深处迸发出勇气来的——跟别人说:“你们躲开,我自己来!”于是,拿起尖刀,举起右手,对准左眼……

大众想必是信得过札留库斯的,但对儿子就不一定了,所以还是要有个行刑人盯着。右手中的刀,如果发现儿子还是下不去手,大约是随时下得去手的。

行刑人屁股下面的公牛似乎也被这么奇怪的场景吸引,两眼直勾勾盯着儿子,好像在想:“平时这刀都是对着我的同伴的,怎么今天他对着自己了?”

这就是前两张照片中雕塑的故事。札留库斯的事迹,一直作为古代执法公正的范例。那位爸爸叫李刚的同学,还有老爸是歌唱家的同学,带着你们家老爷子好好听讲!

介绍第三张之前,还是先说说这组雕塑的作者:让·古戎(Jean Goujon,约1510-1566)。古戎是十六世纪法国著名的雕塑家,法国文艺复兴雕塑代表人物。他1544年到巴黎,1547年成为“国王雕刻师”。

如今的卢浮宫,分为新老两部分。古戎在巴黎期间,与建筑师埃尔·莱斯科合作建造卢浮宫的一部分,并用雕塑作装饰工作。卢浮宫中最著名的女像柱大厅,那些女像柱,就是古戎的作品。

古戎的浮雕,更是让人迷醉,下面这是他最知名的作品:“无辜者之泉”浮雕。

在为卢浮宫这面墙设计浮雕时,古戎选择了两个对立而又统一的主题:公正与虔敬。

札留库斯这两件,无疑是公正主题,他的故事也一直是后世表达追求公正的典范。

第三张照片中的雕塑,就与虔敬有关。

《罗马的仁爱:西蒙与培洛》(Roman Charity: Cimon and Pero)是这件浮雕的名字,画中女子叫培洛,老者是西蒙。

他们俩是什么关系?是父女关系……+_+

别惊讶,刚看到时我也惊了,但了解了故事之后,又有了不同感受。

老西蒙当时被关在监狱里,被判了死刑,具体行刑方法是:饿死……

培洛听说之后,找到监狱,她当然不能眼看着父亲饿死,但可以想象:探望一个要承受饥饿式死刑的人,肯定各种搜身,带吃的是没可能了。可是看着奄奄一息的父亲,该怎么办?培洛一看四下无人,于是就……

你看雕塑中的培洛,一手扶着父亲,一手扶着胸,头还朝远处张望。十分小心。

老爷子的表情也是特别警惕,但他也两手交叉扶着自己的双肩,想必也是极其不愿意吧,但为了活下去,又有什么招?

我们作为旁观者,可能觉得有些肠胃不适,但是,设身处地想一想,同样的境地,而且貌似不会有人看到,我们自己会怎么做?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个故事,说的是敌后抗日根据地,一个受伤的战士被一名农妇收留,农妇家中没有粮食,也是只好以奶喂之,不过估计不会这么直接,应该有个容器吧。后来这个故事被大力宣传,否则我也不会看到。

非常时刻,是不能以平常的道德原则来判断的。因为一个人不会知道自己在面临类似道德考验的时候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所以《圣经》中有一句话说得深得我心:“不要叫我们遇见试探”。

西蒙与培洛的故事,也是西方绘画中常见的主题,只是很多已经不再像这个浮雕一样,充满庄严之感,而是有些变了味道,好奇的话,搜索“Cimon and Pero”便是。

以上,就是今天的“你来问艺术”专栏。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