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个圆圈征服教皇

 

这两天一直在读黄永玉的《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 这是这个怪老头在八十年代写出的欧洲记录,他当时主要在巴黎和翡冷翠写生,还在达芬奇的家乡小镇附近买了一栋房子。

书的内容并不多,如果集中精力看,估计一个多小时即可读完。但老头子风趣幽默,经历丰富,博古通今,文笔又十分老辣,读来趣味十足,又令人掩卷沉思。何况无论是 kindle 还是豆瓣阅读上都有电子版,同样是6块钱,比一瓶红牛可提神多了。

艺术君已经读了三分之二,其中讲到文艺复兴之父乔托的一个故事。

教皇贝拿地卡特九世想邀请他为圣彼得教堂画些画 。便派了专使去托斯卡那一带了解一下乔托的品行和本领 。见到乔托 ,说明了教皇的意思 ,问问是否可以带回一些作品让教皇看看 ?乔托随手撕下一张纸 ,提起画笔蘸着鲜红的颜色 ,画了一个圆圈 。

“拿去吧 ! ”圆圈像圆规画的那么圆 。专使以为乔托开玩笑 ,后来认为被侮弄 ,回去便将详细经过报告教皇 。教皇却认为乔托的本领超过了当时所有的画家 。很快地把他接到了梵蒂冈 。

教皇对于一个圆圈的反应,老先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教皇却认为乔托的本领超过了当时所有的画家”。

但在艺术君看来,这其中蕴含了多么丰富的含义。

首先,所谓:千里马易寻,伯乐难觅。这位教皇懂艺术。画过画的人都知道,不借助任何辅助设备,徒手画一个完美的圆有多么难。教皇是懂得,而且多任教皇都是出色的人文主义学者。

其次,乔托只拿一个圆圈来对付教皇,这位教皇并不觉得是敷衍或是轻慢,而是知人善任,识才赏才用才。教皇为亿万人之主,这种权力在艺术面前的表现,在我等天朝恐怕是不可想象的。

再者,那位使者的反应也颇值得玩味,虽然不爽,但也没有篡改乔托的作品。想想给王昭君画像的宫廷画师,如果不是他故意将昭君画丑,也就不再会有“昭君出塞”的故事。

文艺复兴之所以成为“人”的复兴,人文理念的复兴,以上这三点,恐怕是及其重要的原因。

如果你也对这本书感兴趣,欢迎点击【阅读原文】,前往豆瓣该书页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Read more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