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霍克尼:“我肯定是个画痴。”

 

毕加索曾说:“我穷尽了一生的时间,学着像个孩子一样画画。”如果看到纪录片中他在玻璃上作画的景象,你绝对不会认为那线条是孩子画出来。 可是,有一个艺术家做到了这一点,他就是:大卫·霍克尼。

中央美院教授邵大箴认为:大卫·霍克尼是西方当代最负盛名、最有影响和最有成就的造型艺术家之一。艺术君认为:他是用 iPad 作画的毕加索。

作为英伦大师透纳、康斯坦布尔的后辈,大卫·霍克尼少年成名,就学于皇家美术学院,后只身前往美利坚,混迹于纽约、洛杉矶、旧金山,耳顺之年,他又返回了英格兰小镇布理德灵顿(Bridlington),专心描绘乡间的树木、草地、小径、空气,特别是它们在四季不同的变化。不变的,是霍克尼对于世界、以及用不同媒介表达自己眼中的世界的好奇。

二十多岁时,他用油画连通图像和声音,三十多岁时,他开始探索摄影和绘画之间的联系和区别,不惑之年,他又为第一流的歌剧院设计舞台背景,甚至多次来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研究中国散点式绘画与西方单点聚焦式绘画间的异同,并将其应用到自己的作品中。进入二十一世纪,当众多艺术家鄙视 iPhone、iPad 之类的数码设备时,已经年近八十的他,又最先尝试用手指在它们上面作画,朋友们会不时收到他的彩信、电子邮件,其中有街景、花卉、静物、夕阳,并且收到他对于光线、对于绘画、对于艺术的真知灼见。 这种旺盛的创作力、创造力,恐怕只有毕加索、马蒂斯等大师才能匹敌。

凡·高、维米尔、卡拉瓦乔、毕加索,这都是大卫·霍克尼钟爱的艺术家,他崇敬他们,但绝不盲从,否则就不会有《隐秘的知识》。他在其中提出:如果没有镜子和透镜,西方一些伟大的艺术作品就不会存在!而且光学镜头的观看方式,逐渐主宰了西方绘画作品的面貌!

他从东方艺术借鉴良多,如果你注意观看他的《游泳池》系列油画中的水波,画布上的波光粼粼,如同东方宣纸上的五色水墨。

再过20天,北京的艺友就有机会当面跟大卫·霍克尼探讨他的作品,他眼中的东西方艺术。

4月18日,大卫·霍克尼中国个展《春至(The Arrival of Spring)》即将在798的佩斯北京画廊开展。

大卫·霍克尼不仅是艺术家,也是艺术思想家。《更大的信息》就是艺术评论家马丁·盖福德和他十年交往之后,收集整理而成的精华之作。接下来这段日子,艺术君会带着各位艺友重读这本《更大的信息——戴维·霍克尼谈艺录》,让我们看看这位有史以来最著名、最有影响力的英国艺术家之一的自画像,了解他独一无二、引人入胜、注定成为对于创造力本质的经典探索。

霍克尼:我想,归根结底,我说的是,我们无法把握世界的样貌。很多人认为我们可以,但我不这么认为。

盖福特:因此你认为这是一个仍然可以探究的谜,并且是可以一直探究下去?

霍克尼:是的,可以。二维的表面可以很容易地以二维的方式进行复制。难的是将三维的东西付诸二维表面。这关系到诸多决定。必须进行风格化处理什么的,对它进行诠释。必须接受二维平面。不要试图假装它不存在。这不就意味着,我们要学习如何习惯绘画,如何诠释绘画吗?这不是我们为画痴狂的原因之一吗?我肯定是个画痴。我一直认为,绘画让我们睁眼看这个世界。没有绘画,我都不知道人们会看些什么。很多人觉得自己了解世界的样貌,因为在电视上见过。但是,如果你为世界的真实样貌深深着迷,那就一定会对你碰到的绘画创作方式产生极大兴趣。

看看这本书的封面,艺术家穿着背带裤作画的样子,多么像一个孩子!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有关本次展览的官方信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Read more

Leave a Reply